区块链可以使每个人获得应有的隐私权

暴走时评: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建立一个自我主权的金融体系,而捍卫这种体系至关重要的隐私权则应当归属于人民。

翻译:Maya

与流行的看法相反,隐私并不是为那些试图遮遮掩掩的人准备的,而是为那些失去一切的人准备的。一个人的金融交易隐私与个人自由有着错综复杂的联系。没有隐私(和金融手段),真正的自由就会受到威胁。

加密货币的承诺是,它是不受审查、不可查封的,为人民创造的货币。但比特币本应像点对点的数字现金一样,缺乏隐私性,而隐私性是实现这些特性的关键。在一个日益互联和数据驱动的世界里,监控和数据采集是常态,我们必须把隐私作为一项基本人权。如果我们相信加密货币作为一种去中心化和自我主权的货币形式的原始原则,就需要为维护我们的隐私权利而奋斗。


被羞耻化的隐私性

考虑到当前的监管环境和人们往往会误解隐私币就是被犯罪分子用来隐藏非法活动的事实,一些加密货币项目似乎会对侧重于隐私有所退缩。因此,我们看到该领域的其他项目,如Zcash(ZEC)、Dash(DASH)甚至比特币都采用了选择性加入的隐私模式,这显然是行不通的。

低使用率意味着低隐私性,Chainalysis的研究结果表明,99%的Zcash交易可以部分追踪,该公司可以对Dash的PrivateSends进行成功的调查。其他的研究也表明,尽管Zcash的技术很先进,但很多用户并没有完全了解其隐私的工作原理,也就无法恰当地使用它,因此还是可以被追踪。然而,事实是,无论采用了多么先进的隐私技术,如果不使用它就没有意义了。隐私需要在众人中凸显其作用。隐私需要易于实现。

对于为什么这些隐私币似乎不想鼓励用户更多地采用私人交易,人们给出了各种解释。主要原因是,他们需要与监管机构打好关系,因为监管机构并不喜欢私人交易的想法。尽管Dash最初起源于第一批隐私币之一,被称为Darkcoin,但它还是不遗余力地与隐私币的称呼保持距离,包括在隐私方面公开的法律立场,它与比特币没有区别。这些胆小的做法对隐私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将其定性为可耻的东西。

一个更好、更大胆的方法是默认开启隐私,同时保持透明度可选。提供隐私协议Lelantus,它可以自动将钱包中的资金匿名化,但也允许在需要时选择关闭该功能。这对于那些做大量发送但不一定想要隐私交易开销的交易所和钱包来说,起到了保持易于采用的作用。


与监管机构保持良好的合作

隐私币项目担心在日益恶劣的监管环境中将难以生存。在这种环境中,出于合规性的原因,项目更容易维持可选择的隐私选项。虽然针对隐私币的重大压力来自银行或相关监管机构,但并没有直接的成文法或普通法针对它们。即使是修订后的“旅行规则(Travel Rule)”,或对信息披露施加额外义务的FATF规则,以及针对交易所和托管钱包的反洗钱规则,也没有禁止隐私币。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VASP),仍然可以披露发送者身份,因为无论区块链隐私机制如何,他们都已经知道你是谁。


隐私是基本人权

笔者强烈反对隐私技术使非法活动成为可能的常见论点。最近的研究,如兰德公司的报告中指出:

“虽然隐私币乍一看可能会由于其匿名性被恶意行为者所青睐,但几乎没有证据证实这一说法。”

传统的货币世界不必借助加密货币的复杂性和波动性,就在不断滋长、便利洗钱的恶行。例如,基于交易的洗钱仍然简单易行,且很难被发现。此外,2018年发布的《国家恐怖主义融资风险评估》报告仍然将银行系统和货币服务业务作为助长恐怖主义融资的主要方式。

很多报告都指出,打击这些犯罪的正确方式是通过强有力的国际监管和执法,以及改善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协调。这些报告都没有建议禁止隐私技术或加密货币。

任何一种加密货币想要忠于初衷,都必须包含隐私性。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我们正处在一个自我主权的金融体系的悬崖边上,在这个体系中,我们对自己的资产拥有完全的控制权。我们设想的是一个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每个人都能保证真正的经济平等,而不仅仅是金融平等的自由和机会。为了达到这些崇高的目标,隐私对于维护我们的权利和其中的自由至关重要。加密货币行业必须团结起来捍卫隐私,并努力推动其广泛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