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大咖们布道手札:兴风作浪,随处收割

随着区块链受到越来越多的人追捧,人们不再像最初那样对它充满好奇,甚至心敬畏。如今,多个领域的大佬纷纷转身向价值互联网“致敬”,早早布道自己的卡位。

区块链,让我如此亢奋

大学教师、音乐学硕士、唱作人、创业者、天使投资人……如此多的关键词和身份变换,使他在公众面前有无数的话题可谈。提到区块链,就不得不提徐小平。

曾经,徐小平的一句“ALL IN区块链”,让一部分人对区块链技术产生了好奇和无数的遐想。

徐小平此番慷慨激昂的言论,出自他所在的真格基金所投企业CEO500人微信群。他说:“这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大家对区块链革命不要怀疑,不要有迟疑!我以全部的智慧呼吁大家,迎接区块链即将给各行各业带来的巨大冲击!”此言一出,尽管徐小平再三申明只做内部分享、不要外传,但内容还是被泄漏了。

于是,徐小平就此事接二连三地发微信、发微博。一方面补充说明自己确立的一个信念:“一场区块链革命已经来临,请大家系好安全带,加速、加油,带着自己的企业,稳、准、狠、快地开进区块链时代!”“在理解和拥抱区块链技术的同时,不忘初心——初心就是商业的根本,就是真实的价值。”

另一方面他强调,要找到这个泄密的人。虽然嘴上说着不生气,徐小平却提出要悬赏1个比特币来奖励提供内容外泄线索的人,当时的比特币价值近10万人民币1个。

网络上对他此举颇有质疑,认为徐小平上述做法不是革命套路。“500人的微信群,申明不要外传,有什么用呢?最大的作用是提醒别人去传播。更有可能的是,就是徐小平主动找人传播的。

试想如果他在微博上直接发这段话,可能给人的印象是徐小平看好区块链,但如果是通过内部群泄密的方式,戏剧性地展现出来,就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让人觉得这个信息具有非同一般的价值,否则何须保密呢?这都是套路。”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徐小平位于国贸附近的家里,几乎每天都有创业者出入,不论是受到鼓励,还是得到指点,或是午夜长谈,或是把酒言欢,他总是以他那有点夸张的表达方式,让来人感觉到满满的“温暖”,然后如同打了鸡血般亢奋着出发。

徐小平的投资决胜点在于:被投资对象讲的故事是否让他激动,他自认投的是理想、激情,投的是对未来的展望。因此,他选择100%“投人”。

“任何企业都是人做出来的,任何企业一定会经历转型、失败、挫折。最终能够站在废墟上重新崛起的,就是创业者。”

身处资本圈的徐小平,一直热衷于站台、吆喝、拉客,布道情结可见一斑。

新闻不断,是活久见的解读

一直混迹于投资圈的薛蛮子,以传统投资界较早关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投资人著称。区块链大火之后,已经65岁的薛蛮子,相继投资了包括量子链、比原链等20个区块链项目。

在所投项目中,薛蛮子非常看好量子链并亲自担任战略顾问。于是,量子链刚上市之初,便成为圈内“黑马”,而创始人帅初也迅速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薛蛮子曾发微博说:“我见了几十个国内外区块链的公司,量子链是其中最出色的创新公司之一;帅初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小伙,不仅智商高、情商也不含糊,他对干成这个大事业有巨大的情怀。”

薛蛮子钟情的另一位九零后创业者,是近日宣称永远退出区块链的朱潘。在3点钟区块链社群里,薛蛮子总会对朱潘赞不绝口,“朱潘是个奇才,是我的一个秘密武器”。二人的相识,也极富戏剧色彩。

在朱潘历经起伏的人生里,薛蛮子是他想要认识的第一位投资人。十几岁就成了黑客的朱潘,用自己的“技能”通过黑薛蛮子的微信和微博账号,引起他注意的同时,证明。自己的“能耐”,此举果然奏效。薛蛮子确定两次被黑均朱潘所为后,便、在第二天约见这位自负的黑客。

见面后,两人一见如故,大有不打不相识的感觉。仅仅15分钟的沟通后,朱潘就拿到薛蛮子千万天使投资。

于是,在“恩师”的引领下,朱潘开始进入区块链领域。

朱潘第一次投资的项目是深脑链,深脑链上市后仅10天时间就翻了80倍,是他所有投资中回报率最高的一笔投资。随后,朱潘又布局了BECOOL,旨在为区块链项目方和投资方搭建桥梁,并兼顾猎头与招聘的功能,尽最大可能的帮助项目方找到最合适的区块链人才,实现真正的双赢。

一位九零后的创业者,在薛蛮子的指引下,凭借着自己的才能,实现了收入过亿,这对于薛蛮子来说既有欣慰,也实现了共赢。

与此同时,薛蛮子为了壮大自家班底——薛家班,四面八方、不厌其烦地寻觅着骨骼精奇的小弟,布局未来。

而为博眼球,薛蛮子积极站台币圈,最著名的是为名字超级离谱MLGB站台,想必中国人都知道这几个字母的含义。

这款自称“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基于区块链的现代行为艺术品”项目,整个白皮书看上去都十分的“不正经”。

马勒戈币这样介绍自己的代币:每一个马勒戈币都将绑定一个云端的“人工智能草泥马”。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如此奇葩的项目反倒引来无数追捧。根据MLGB自己披露的数据,MLGB已完成5000 ETH首次代币融资。按照时价1ETH ≈ 2000元人民币的平均汇率,MLGB已轻松拿到1000万人民币。

在投资“投人”的方式上,薛蛮子与徐小平有着相似之处。但除了投资,薛蛮子自己也会亲自参与和主导一些所谓的“落地”应用。

不久前,薛蛮子在东京举行的区块链大会上要携手多国推行海盗币,他说“很多不发达的国家很可能利用区块链技术弯道超车,加勒比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大约35个国家,小国寡民,唯一的工业就是旅游,不允许发展污染的工业。他们对数字货币理解浅显,可以通过这个渠道融钱。政府部门的人一见我就问能给钱吗?这次不搞空气币,搞个发财币。”

然而,看看海盗币(CIT)现在的价格,有人发财了,但更多的人只能是一声叹息了。

从目前的价格走势图不难看出,这又是一个币价趋于归零的项目。

乱世,风波中等笑来

身处乱世,号称是中国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风波之多,实属正常。

英语教师,畅销书作家,天使投资人,连续跨界创业者,中国比特币首富,著名知识IP,这些关键字逐一定义了不同时期的李笑来。

李笑来出过一本名为《通往财富自由之路》的书,书中提到这样一个观点:大部分人收入增长,欲望和需求是随着增加的。

同时也有网友评论道,笑来老师的文章读过一段时间后“走火入魔”产生“邪念”。这无不都简明地阐述了,人们对“财富自由”的追求事实上就是人性的考验!

2011年应该是李笑来命运的逆袭点。当时,刚刚了解比特币的李笑来,很诧异这币为什么比美元还贵。好奇心使然,未多考虑的李笑来将之前教课与卖书赚的钱购买了2100个比特币。

尽管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是6美元,但对很多人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后来,李笑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的比特币数量是6位数,首位数字是1。记者粗略计算,此时的李笑来以是身价几十亿的富豪。

去年9月4日,在央行等7部委发布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公告后,数字货币EOS官方发布声明,宣布不承认天使投资人李笑来是“EOS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高级人员、信托、员工、代理人或团队成员”。

对于EOS的官方官方申明,李笑来在后来的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其中可能有些误传。首先,我是个投资者,而不是创始人或者联合创始人。其次,如果EOS是个骗局的话,我也是受害者。EOS的CTO Daniel Larimer 是老朋友,2013 年他做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时候我就投资过他,后来一路支持。当他要加盟并领衔 EOS开发团队的时候,我就投资了EOS。在国家叫停ICO之后,EOS官方随即宣布,我不是创始团队成员。因为我确实不是创始成员,只是投资者。当时他们这么做可能为了减少国内政府监管对 EOS 的影响,我也还是有点寒心。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们这么做有点落井下石的意思,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EOS中间有一段时间破发,‘声讨李笑来’的声音非常响亮…… 后来 EOS 价格涨上来了,就没动静了,李笑来成了‘薛定谔的骗子’,究竟是不是骗子,看价格而定。”

在EOS风波日渐平复之后,一段录音又一次让李笑来占领了区块链圈内的话题头条。

公开的录音中李笑来满嘴粗口,称投资者“傻X”。同时,这份信息量巨大、涉及以太坊、EOS、NEO、Ripple、莱特币、量子链、波场等多个全球区块链明星项目发家之路的录音,对老猫、易理华、罗振宇、孙宇晨、赵长鹏等人逐一点名。

在录音被曝出期间,恰逢陈怼怼(陈伟星)与李笑来正在微博上上演互怼大战,此前奔跑财经(FinaceRun)专门报道过此事。李笑来的录音一经传出,似乎给了陈伟星一个绝佳的机会,这次的戏有得唱了。

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李笑来曾谈笑风生地说“我认识陈伟星,觉得他很酷,所以他做的事我也投。”不久之后,几年不上微博的陈怼怼,首先拿这位非常赏识他首富开怼。

天下,是“怼”出来的

陈伟星,人称陈怼怼,现任泛城控股有限公司和泛城资本董事长、“快的打车”创始人、区块链新锐,目前已投资币安、量子链、火币、波场等项目。

“陈怼怼”之名的由来,并非源于李笑来。此前,陈伟星跟朱啸虎曾有过“怼撕10小时”的惊人纪录。事件的导火索,是雕爷在公众号上发表的一篇名为《来,喝了这碗区块链解毒汤》的文章。文中表示:从今天起算457天后,“区块链”这个概念,会臭到就算你刷前后一周的朋友圈,也再没人提起了。甚至谁再向你推销这个概念,你直接骂他“你土不土啊?现在谁还关心这个过时的破东西?”并且表示,99%概率,两三年内,区块链和你我这种主业清晰的创业者一丁点的屁关系都不会有。你掉不了队……

朱啸虎在朋友圈分享了这篇文章,并公开表明雕爷的这篇文章很赞。他附加评论时说:“不要拉我进各种3点钟群,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钱,大家晚节保重。”

朱啸虎朋友圈分享一小时后,陈伟星就在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里开始怒怼朱啸虎。

“这雕爷和朱啸虎是一个德行,干一点点事拼命宣传做网红,不也为了赚点钱?曾有过啥理想?特别是朱啸虎,一点点投资就想把自己捧成天使投资天才,不为了给自己的项目割后期投资者韭菜?然后去上市割大妈韭菜!”

“朱啸虎拼了命的吹OFO,然后偷偷的卖给阿里,每投一个项目,再忽悠两句让别的VC接盘不一样的道理吗?”

陈伟星一语道出:“把一群道貌岸然的无知者,脱光了暴露出来。”

他的“怼”无意中揭露出了PE/VC投资的潜规则,早期投资人收割下一轮的投资人,用资本投企业迅速推到独角兽的行列,以达到快速收割韭菜的目的。

随后,朱啸虎立即就一篇针对二位互怼的文章发表评论,还击陈伟星,并继续对陈伟星对OFO的质疑进行回复说明。

距上午开怼的第7个小时之后,陈伟星继续开炮。指责朱啸虎不愿学习,没有责任感,不懂技术。

于是,朱啸虎在朋友圈谈及当今的区块链发展阶段,直接回击了陈伟星称其不懂技术的谬论。

陈伟星则晚些时候在朋友圈发表声明:“本人个人持有的加密货币,永不套现(法币)。真正的信仰者,绝不割韭菜,也不当韭菜!只有卖的才是韭菜。”

到此为此,二人互怼算是平息了下来,告一段落。其实二人此前的交集,仅是滴滴收购了陈伟星的快的打车,而朱啸虎是滴滴的投资人。不甘平静的陈怼怼,以怒怼平定天下,向来无畏人的地位、事的大小,不知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呢?

传销,割韭菜的镰刀

随着区块链行业发展异常迅猛,从传统行业转行到区块链的大有人在。玉红,便是其中之一。

玉红从发起“区块链3点钟社群”开始,就未停止他从传统行业进军区块链领域的脚步。创建3点钟社群3个月后,他又发起了区块链项目XMax,宣称要做全球第一公链。

其实,从玉红做3点钟社群,我们就不难看出他的社群意识是很强。玉红为了XMX,他发挥自己“人肉公链”的本质,在短短12小时内,迅速建立99个500人3点钟XMX群,聚集了大量的人气。同时,他拉拢了包括陈伟星、王峰、尚进、点付大头在内的一大批业内大佬前来站台。

有人将玉红建的各种3点钟微信群汇总截图,分享在朋友圈表示,“不得不佩服玉红的传销能力。好吧,我也是他的下线。”对此,玉红居然很不以为然的点赞。

XMX上市之初,玉红曾发声明指出:很多人费劲心思不思茶饭来黑XMX,称我为“区块链传销教父”、“割韭菜的小能手”,对此他表示非常荣幸。为鼓励自媒体继续黑XMX,他决定自费成立XMX媒体扶持基金、总量1000万XMX,按照自媒体黑我的阅读量为参数,每一个阅读量给100个XMX,投完为止。

不管他此番表白后,是否有自媒体拿到了玉红的“奖励”,但足以证明玉红营销手段之高超。

来看XMX上线以来的币值走势,币值一路走下坡路,项目上线不到3个月,币价实在让人心凉凉。

对此,网友在社交平台也是大肆讨论,所反馈的信息大多也是负面情绪。就6月30日,XMX币值出现急速上涨,网友直白表示“拉不动”。

“XMX上午30,下午2块,晚上2毛,120亿流通量,每年还增发5%,心疼比例是3万的韭菜骨头渣。”一位网友在朋友圈痛诉XMX的走势,一天跌了1500倍。这一次割的是头也不回呀!

将区块链引入传销模式,玉红这把镰刀先“入”人心,再割韭菜。对此,奔跑财经区块链研究院此前对该项目进行了评估,等级:E级,得分:18.2,并以《“全球第一公链”XMX的传销套路》一文对其进行了全面解读。

玉红也曾公开表示,EOS是最大的传销币,且言之凿凿地做了具体分析说明。颇具讽刺的是,有爆料XMax是抄袭了EOS的代码。对此,玉红并未给出合理解释。我们不禁要问,XMX又是什么?

“币改”、“链改”,落地之前概念花样百出的缩影

从火币到FCoin,对于张健来说,是一个从幕后到台前的过程。

FCoin自创建以来,一直以“交易即挖矿”的模式著称。此模式一经推出,便引来了多位区块链从业和爱好者的质疑和抨击。此波未平,FCoin在2018年7月5日又发表公告,号称打造FCoin币改试验区。该创意是由张健、元道、孟岩三个人在一个凌晨的电话会上,用不到30分钟的时间而做的决定。

元道和孟岩表示,我们一致认为,互联网和传统企业通过“币改”,将自己的一部分或者全部业务按照通证经济的思路和模式重构,这将成为一个大趋势,任何人也无法阻挡。“币改”,对区块链企业乃至整个行业来说,将是脱胎换骨的蜕变。另外,对于通证经济而言则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关键一步。为此,三人决定携手合作,共同开启 FCoin币改试验区,以实际行动推进通证经济发展。

根据FCoin的描述,“币改”指的是商业模式的通证化改造,即企业通过发行通证使用户获得某些具体商业应用场景中的产品或服务的使用、支付或收益,即将传统经济模式与通证经济进行结合。

张健认为币改,是区块链发展的必经路。他说:“币改最大的困难在于两点,即通证经济模型的设计和利益安排。成熟的产品企业必将面临成熟的利益安排,它的股东结构、现在所有的资源,如何能够解决这些问题,这需要大量的沟通,需要大量认知层面的升级还有决心,以及各种各样的问题。”

张健强调,合规性并不是关键阻碍,所有的创新都会面临这样的风险,越是颠覆性的创新风险越大,尤其像通证经济,它的目标与核心是改造市场关系,极具颠覆性,就会面临很多没有遇到的问题。但这也是创新者必然面临的挑战。

树起“币改”大旗之后,为筹备币改试验区,FCoin立即广发“英雄帖”,望与有识之士共同携手努力。

FCoin“币改”失败之后,又冒出了“链改”。链改提出要进行经济体的区块链思想、区块链技术应用及区块链技术与新技术结合的改造,以此赋能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的过程。于是,“链改”被定义为是一种高效赋能,改良生产关系,实现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其核心是利用区块链的技术与适合改造的企业结合,实现真正的落地,并升级改造传统的商业运作逻辑,解决行业本身存在的商业痛点,进而形成新的、高级的商业模型。

只是近日,两份刷爆区块链爱好者的朋友圈的关于“链改”红头文件将“链改”推向了高潮。

两家单位的背景如何,暂不追究。就文件中提到的“链改行动”,有媒体第一时间采访了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的联席秘书长高斌,他对链改行动及其进展情况做了说明:“链改行动正在逐步进行。我们成立了区块链改革实验室,依托链改专家智库,联合行业协会、公益组织、学术机构等结合地方政府建立链改试验区,结合企业建立链改实验室,结合金融建立链改基金,计划推出一批典范。目前,我们已经获得了青岛市市北区区块链产业研究院的支持。链改行动也可以理解为在为政府部门发起业内调研,因为协会作为行业的排头兵,职责就是协助政府去做相关的探索。”

经查证,所谓的“链改会”背后竟是几家邮币卡、宝石交易的微盘公司,工商处在经营异常名单之列。再看一下全国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的章,文字似乎与红头文章上的不太一致。

有人说“链改”是新世界的一个乌托邦,也有人说这将是人类历史上一次重要的技术革命。不论如何,改革改的都是方式,包括思维方式、行为方式、运作方式,改革也是一次成长,在不断地实践中成长,在创新的时代下成长,在试错的过程中成长。我们拥抱创新、渴望改革,过程也必将不会很漫长,因为,未来,将光速抵达。

区块链行业,是个没有正义只有利益的竞技场,能够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的大佬,在拥有自己独特生存法则同时,也会给狂欢一个恰当的理由。资本圈的站台、吆喝;四面八方召集小弟;拿人性来考验人性;以怒怼平定天下;传销是把好镰刀;打造概念,引君入瓮……

除此之外,更有一些空投、恶意拉盘砸盘、交易所黑幕、平台下架、做庄卖壳等等,也不乏一些娱乐圈的玩法现身区块链:大肆炒作、名人引路、打擦边球……细数以上种种,混乱且花样百出,但无不证实了大佬们一直重复着的无争事实:看着他人流血,自己财源滚滚。

大咖手起刀落,一茬茬韭菜应声被割。也许就是你跟站台大咖距离最近的一次照面。大咖的过往,也许你今生遥不可及,也许曾与你一步之差,结果却大相径庭。大咖,需谨言慎行,凡事应先问过良心,恶事不可为,但求夜夜能寐。

自从区块链的火爆引发众多关注之后,圈内一直流传着一副币圈大佬扑克牌。它以国内外区块链业内著名人物为原型设计,姓名与当下职务印于牌面,扑克中的数字和花色,也直观的定位了其在圈中的地位。

不久前,宝二爷在微博上更新了2018最新版币圈大佬扑克牌,较之前的相比变化不算大,有人上榜,有人下榜,有的只是花色变了而数字没有变,也有数字和花色都变了的。无论如何,能进入这TOP 52的大咖都是有故事、能做事、不怕事的人。

(作者:奔跑财经,内容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