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天后,币圈不再相信眼泪


陶白已经不再碰数字货币了,经历了两个季度的漫长熊市之后,他选择回归工作,让自己生活回归正常,暂离币圈,脱离跌宕起伏的游戏。只是在今天,9月4日。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他还是打开韭菜团长行情和大象资讯,看看这样的一天,他们是怎么过的?

相比365天之前,帝都的风声鹤唳、一片肃杀,今年的9月4号秋高气爽,只是项目方们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选择蛰伏,不愿意在敏感时期接受媒体的采访,但还是通过社交媒体中释放了一分缅怀的气息。这里面有成功活下来的,比如何一、孙宇晨、无极,还有没活下去的,比如一茬茬的韭菜。

不约而同的,他们似乎在祭奠365天之前的那个禁令,祭奠活下来的艰辛,祭奠尸横遍野的韭菜尸体。不过,这一年,他们都学会了一个道理:币圈,不再相信眼泪,哪怕是血泪。

01

365天简史,以故事祭奠9月4日

365天之前,当《财新》独家报道国内将《1C0被定性为涉嫌非法集资 一夜暴富梦碎》之后。陶白所在韭菜群里是群嘲媒体,配合狗庄造谣操弄行情。

彼时,韭菜们也知道很多1C0项目是空气,但是因为一些老鼠屎就把一锅汤全倒了的事情,在过去很可能,但在今天的开放的中国,怎么看都是一个愚蠢的行为。

韭菜们看明白的是:最强监管落地之后,等于放弃之后的监管,1C0定性非法流亡海外之后,再想监管就是鞭长莫及,鞋子落地就没人再怕喜怒不定监管者再出什么幺蛾子了,除非直接定性持有加密货币非法,而后一个,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事实证明,愚蠢的韭菜这次预估错了愚蠢的监管者。不仅1C0被定非法,交易所也被一拳打到了海外,矿工也在求生欲的驱使下到处寻找避难所,整个区块链的市场面对不是风声鹤唳,而是实实在在的打击。

不过,这个故事,韭菜们没有猜中开头;监管者们,也没有猜中结尾。

禁令一出,比特币应声而落,从5000刀一度跌至3000,众筹的项目着急退币、交易所死伤惨重、韭菜们血流成河,大骂肉食者鄙。接下来,剧情反转之快,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随着比特币从3000刀开始一个季度的绝地反击。流亡海外的交易所又开始欣欣向荣,币安成为这轮乱局中的最大赢家;1C0海外死灰复燃愈演愈烈,新加坡成为避难圣地;大佬们重新走上前台为加密货币疯狂打call;卖水的矿机产商才成为高科技的独角兽;BAT们则是在背后悄悄的布局区块链;银行则是开始了区块链专利技术的赛跑游戏;大师们则为传统产业开出了“通证经济”的药方;区块链媒体们则是雨后的野草开始疯长。

比特币达到20,000美元成为这轮监管的终曲。韭菜嘲笑“这届监管者不行!”

微博大号“互联网的那点事”评论:中国关闭各大数字货币交易所可能是个错误!很可能错过最新的一波技术狂潮!应该喊回来严加规范!不然以后估计就后悔莫及!

曾经,1C0项目之多,搞得交易所和媒体都不够用了,于是乎媒体多了起来,造成动物名字和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都不够媒体起名字用了,让媒体始料未及的是最后交易所比媒体还多。现在回头看,站在当时2万刀的高点,监管者后不后悔不知道,韭菜们应该很后悔,后悔错估形势出早的,后悔最高再进去的,后悔以为10万才是终点的。

因为,熊市来了。当潮水退去,所有人都发现自己在裸游。

1C0发现项目太多韭菜已经不够用了;交易所在“交易挖矿”塌方后发现项目方也已经不够用了;大佬们开始为自己的名利最大规模的撕逼;卖水的矿机产商们筹备过冬要上市了;媒体发现自己1个以太坊只负责采访的生意没法做下去;大师则是玩坏了“币改”之后以“链改”等名义妄图重出江湖。

此时,韭菜才发现自己被大佬看成傻逼,被项目、交易所、传销王等等换着花样的联合收割,泼农药、要跳楼、要报案、微信血泪控诉,流血都不起作用,更何况流泪,麻木之后安慰自己,这是“佛系炒币”。

而监管者们,期间也给自己加了不少戏,清退矿圈、整顿媒体、关停C2C交易,只是这些隔靴搔痒的监管,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围绕着加密货币交易所衍生出来的行业,注定随着行情熊市的到来迎来整个低谷,监管者们也成为熊市里面狗庄做市的道具而已,这是“市场经济这只无形的大手在起作用”。

万物生长靠太阳,而不是靠监管。所以当监管者放弃这块市场之后,再想插手也不再是想插就能插的了。

这365天,币圈有很多的故事,这个9月4日,已经没有故事,只有祭奠!下面,大象君用这365天的故事,祭奠这个9月4日。

02

币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去年九四新政后,首当其冲的就是交易所。人民币交易被禁止,并被要求在中国关闭虚拟货币交易,对于虚拟货币交易所来说是致命的一击,曾经的三巨头比特币中国彻底退出市场,早已没有了声音,但是更多的币所在探索新的生存之道。

当时,三大币所里另外两家火币和OKex都公开宣布接受监管。9月15日,火币网和OK分别公告称,将于9月30日前通知所有用户即将停止交易,并将于10月31日前,依次逐步停止所有数字资产兑人民币的交易业务。但是,公告也明确“仅停止人民币交易业务,其余业务不受影响”。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此后一天,两家公司又同时修改公告,改成“本次火币网(OK)将停止所有虚拟货币交易业务”。

但是,无论怎么反复,这两个巨头并没有关闭虚拟货币交易,而是选择了出海,从服务器到总部到核心人员都出海了,并且时常更换域名躲避打击。以火币网为例,其官方网站www.huobipro.com 已经无法通过国内IP地址访问,但各大区块链论坛已经流传火币网的另一个网站地址www.huobi.br.com, 通过这个网址,可以实现虚拟货币的币币交易,甚至法币交易。

相对于OK和火币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出海,没有历史包袱的新晋币所币安的出海就彻底多了。

因为关闭了人民币的法币交易,2017年7月刚成立、主打币币交易的币安在那轮监管中提前进行了海外布局,用户在恐慌情绪中纷纷将币转到币安和钱包。

时势,催生了币币交易的币安和一直专注做钱包的Kcash。

Kcash创始人祝雪娇在接受大象区块链采访时曾表示,去年9月1C0禁令,很多人需要把币从交易所提出来到钱包,没几个好用的钱包,全链钱包只有我们一个,我们的用户有一次爆发式增长。

站在风口上的币安用户增长更是成几何形,依靠币币交易,币安平台用户迅速突破千万,6个月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币所,只用了8个月,币安的盈利就追上了成立四十余年的老牌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现在币安交易所上可交易的数字货币已达二百多种,24小时交易量最高超40亿美金。

当时与币安同为二流币所的中国比特币网则在这轮九四新政后改名ZB,并花8位数天价买下ZB.com的域名,顺势崛起为中国仅次于币安、OK、火币的第四大虚拟货币交易所。

进入2018年,监管对于交易所的打击一轮又一轮,交易平台“出海“、项目纷纷落地新加坡,都成为币圈共同的套路。币安去了马耳他、乌干达、列支敦士登,并在乌干达和列支敦士登设立法币交易所,火币则在韩国、美国、澳洲布局,并把总部放在了新加坡。OKEX在美国也早就成立了公司。就连交易挖矿起家的FCOIN目前虽然已经日暮西山了,但是仍然宣布按照监管屏蔽来自国内的IP。

365天,强监管之下,币所呈现出了另一个生态。

03

1C0融资减少90%、项目破发超98%

币所的生意并没有随着监管而落幕,但是1C0的影响就显而易见了。

来自1C0data数据,7月份全球1C0融资总额约为1.07亿美元,与2018年1月份数据相比减少92.97%,成为2018年目前表现最差的月份。看着这个数据,小编都不由得感慨:这届的1C0不行!

2017年1C0募资额数据

2018年前7月1C0募资额数据

截止今年7月,1C0data的数据显示全球1C0数量为982个,募资总额超过62.6亿美元,而2017年全年的募资总额为61.3亿美元,全年1C0数量为873个。

今年的1C0如图所示,虽然在5月份反弹至8.68亿美元,但更像是超跌之后的诈尸。分析认为4月份以太的价格相对较低,许多进行1C0的初创企业都以以太为标的换取其项目代币。

但寒冷说的是空气币,对于一些有价值的明星项目,依旧是打破头的抢份额。比如Telegram的1C0。这家通讯公司在决定放弃公开1C0的计划之前,已经从私募投资者那里融到了17亿美元的资金。Telegram也并不是唯一一家认为代币众售过于繁琐不值得去开展的公司。

对此,分析表示许多1C0项目也都通过预售或者私募来进行融资,跳过公开1C0这一环节。这就减少了1C0项目方需要应付的许多潜在麻烦,包括未经认可的投资者以及公开1C0的运作方式等问题。

1C0融资少寒冷,而项目上所后的表现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据媒体区块律动数据统计,自 2018年1月1日起至6月30日,火币 Pro、OKEx、币安、火币 HADAX和Kucoin五家交易所一共上币337个,破发率98.8%,仅有3个项目出现了上涨。币价下跌区间主要集中在70-98%之间,基本可以判断为空气币。96个项目Token已经跌去 90% 的价格,正在或者已经成为空气币。OKEx、火币HADAX的破发率均为 100%,所有币种无一幸免全部破发。币安的破发率超过 95%,火币 Pro 的破发率为 98.24%,KuCoin的破发率为 99.02%。

1C0热情下降,项目破发,监管是一个原因,更多的是在市场的涨跌起伏中,空气币项目在潮水退去时死掉了。

除了直接影响的币所与项目1C0,九四在关掉一扇小窗的同时,不经意间为区块链打开了另一扇大门。

04

草莽时代与消失的大佬

去年94禁令以前,比特币以及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一直处于野蛮生长,正是这种野蛮生长期,诞生了一批批敢想敢为的“草莽青年”,他们拉着一箱箱黄金,走出来,艳羡旁人。然后,他们号召更多人来淘金,后来者称他们为“币圈大佬”。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区块链创业环境逐渐规范化,投机的可能性逐渐减少,以非常手段敛取不义之财最终都会反噬。

7月4日这一天,中国的半个币圈都乱了,有比特币中国首富之称的李笑来搞事情了。不过这次不是跟某大佬互掐撕逼,而是李笑来被人爆出来的“录音门”。笑来老师不知何时自己挖了个坑,然后被人轻轻一推,把自己给陷进去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尴尬了”!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李笑来的“录音门”只是偶然露出水面的冰山,没有露出来的地方可能超出想象,在这个漫长的熊市寒冬里,冻死了输掉衣裤的赌徒,也冻走了满身油光的组局者。

老猫去了日本,火星人消失了,孙宇晨躲到美国,赵国峰跑去韩国,李笑来只敢写书不敢说话了……物是人非,草莽时代落幕。

与其信仰别人,不如信仰市场,最终这场被人为操作的圈子,终将会回归理性,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是一个全球市场,最终调节它的只会是自然最原始的法则:优胜劣汰。

05

媒体蜂拥而上的狂热与救赎

去年,甚至更早之前,区块链媒体还不是媒体,他们更多的算是论坛和社区,有资讯需求的人聚集在一起,互通消息。后来区块链媒体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他们是媒体吗?从名字上来看,是的,是区块链链条上不可或缺的信息获取窗口。不过渐渐的,媒体也变了,他们把自己作为区块链技术创业这条公路上的收费站,渐渐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5月28日在海南博鳌举办的那场区块链盛会,应该是中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区块链大会了,不过最终他却成了最大的笑话,除了主办方自己作死,这一切更离不开区块链媒体的推波助澜。

从这场活动开始,区块链创业者们才忽然意识到,媒体也有别有用心。为了覆盖高昂的媒体宣传费用,不少区块链项目开始大笔投资区块链媒体,媒体投资也成为资本的新方向。如今,区块链媒体是俨然承包了一整个区块链后服务市场,从路演代投、公关媒介、评级评测,业务甚至延伸到了FA\BP、教育培训。

8月22日,一批区块链微信公众号被微信官方封停,其中包括金色财经、深链财经、火币资讯、大炮评级、币世界快讯服务、每日币读、TokenClub、吴解区块链等10余家“区块链媒体大号”,封停理由是涉及到各类币项目的宣传。笔者了解到,以往违规之后都有申诉渠道,这次直接连申诉按钮都没有,可以想见这场整顿媒体的决心有多大。

不过这个监管信号的出现确实让区块链媒体收敛许多,不少媒体从过去紧盯着币的目光转移到关注区块链技术上来。随着传统媒体的生存状态日渐艰难,不少优质的传统媒体人开始转型做区块链,他们将优质的原创内容、更专业的新闻报道带到了区块链媒体界,带动区块链媒体的整体内容水平提升。

还是那句话:无论区块链媒体的门槛有多低,一个媒体人的自觉都是最高的门槛。而他们无论被埋得多低,终究会在潮水退去后,成为最坚韧的那颗芦苇,为人们指导方向。

06

“矿霸”变身“中国芯”

在庞大的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产业链上,矿机企业被认为是食物链最顶端的玩家,这些玩家既是“挖矿人”也是“卖水者”。甚至如比特大陆这样的巨头,还深入到加密数字货币规则制定当中。

他们无疑是这一周年里承压最大的一个群体。

以比特大陆而言,在2015年登顶甚至垄断矿机市场供应之后,比特大陆展开了一系列的矿场和算力上的军备竞赛。同年,比特大陆的矿池和亚马逊AWS、奇虎360云计算基地一起,入驻宁夏中卫云基地,彼时其创始人吴忌寒还陪同宁夏领导参观调研;2016年,比特大陆向内蒙古、新疆等地发力矿场建设,当时仅内蒙古创客云计算大数据产业园一个项目,比特大陆就部署了40000台矿机,投入12亿人民币;2017年初比特大陆一度垄断全球超过一半算力,“矿霸”之名甚嚣尘上。但到了2017年9月,数字货币行业政策缩紧,2018年初传出清退矿场的消息,比特大陆逐渐嗅到了危机。

转型,成了比特大陆过冬必须要做出的选择。第一步就是脱虚向实,在2018年初比特大陆先后在瑞士“加密谷”和新加坡设立海外公司和区域总部,逐渐向国家指导方针的轨迹靠拢,而第二步,就是人工智能。

矿机企业天然具备芯片设计制造的优质基因,这也成为比特大陆转型人工智能的必然,在2017年比特大陆已经成为国内仅次于海思的第二大集成电路设计公司,在同年11月波士顿举办的 AI WORLD 2017 大会上,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亲自发布了人工智能品牌算丰(SOPHON)。首款自研张量处理器 BM1680,深度学习加速卡 SC1/SC1+,以及智能视频分析服务器 SS1 同期亮相,拉开了比特大陆向AI转型的序幕。

这一转型在比特大陆矿机业务遭遇瓶颈,中兴遭遇制裁,“中国芯”呼声高涨的节点上,让比特大陆真正走出小众的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领域,走上“中国智造”的历史舞台。与此同时,嘉楠耘智、亿邦国际也纷纷宣称早已在AI领域进行布局。

“上岸”之后比特大陆传出上市信息,消息称比特大陆在2018年7月23日以150亿美元的估值完成了一笔10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并于近期在港交所交表,正式启动上市流程,上市目标估值300亿美元。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同样计划赴港上市,嘉楠耘智IPO筹资目标为4亿美元,亿邦国际的筹集目标是至多 10 亿美元。

目前来看,矿机企业在一年的巨大的承压中,正率先成为区块链产业企业中,创造价值的一批人。

07

“BATJ”正规军入场,链圈压力陡增

就在加密数字货币投资者、区块链创业者惊惶一周年的时候,BAT这些正规军的入场,无疑让人压力陡增。

就在8月31日,传出消息称百度旗下北京鼎鹿中原科技公司,注资5000万元成立了度链网络科技(海南)有限公司,专注区域链技术研发、技术转让及技术应用等。百度元老级别的向海龙担任其董事长。

而一年以来,BATJ动作频频,今年6月25日,蚂蚁金服宣布渣打银行成为其核心伙伴银行,渣打银行帮助蚂蚁金服推出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跨境汇款服务。渣打银行将为AlipayHK以及菲律宾持牌电子钱包GCash提供结算服务,帮助两个电子钱包互相的即时款项转账,完成中国香港和菲律宾两地之间的汇款,这项服务将首发于香港和菲律宾。

8月10日,深圳国贸旋转餐厅开出全国首张区块链电子发票。据了解,该区块链电子发票是由深圳市税务局主导、腾讯提供底层技术和能力所打造的。

8月17日,京东自主研发的区块链服务平台智臻链正式发布,标志着京东向全社会全面开放经过大规模实际商业应用实践、超12亿条溯源上链数据检验过的京东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并全面开启基于区块链BaaS平台和“JD Chain”底层链的“智臻生态”建设。

8月20日,《证券日报》报道,蚂蚁金服区块链携手航天信息,已经在悄然试水区块链医疗电子票据服务,两周内,已经有近60万张医疗电子票据主动发送给患者或被患者扫出。

用马云的话说,“区块链和互联网在未来20年将重构世界金融系统”。显然在区块链领域人声鼎沸的一年中,BATJ并没有因为尽享互联网红利而忽视区块链的前景。而这些互联网巨兽们,正成为追赶、督促区块链、加密数字货币产业加速奔跑的动力。

08

行情,梦醒时分泪满眶

俗话说,十年一梦。一年在普通的世界或许并不够能做一场梦,不过在“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快节奏下,365天够做三场梦。其实,绝大多数进入币圈的人都怀抱着很朴素的梦想,一夜暴富。

实际上,在去年9.4一刀切的暴风骤雨之前,币圈并没有这么多人的关注,而在暴风骤雨之后,当币所们集中在海外找到新乐土后,在BTC带领下,整个币圈迎来了一次火箭般蹿升,币价达到了近2万美元的历史最高点,其他主流币种也纷纷攀上了属于自己的历史最高峰。

造富效应带动下,大批韭菜开始入场,催生了空气币的肆无忌惮,也让主流币种开始迷失,韭菜们更关心币的走势、币的K线,而真正支撑项目价值的落地场景应用反而被忽视。

365天里,BTC四起四落,每次反弹的高点也呈阶梯式下滑,第一次的顶点19891美元,第二次的顶点下滑到11811美元,第三次跌落至9999美元,最近一次的顶点已经下降至8530美元,目前仍在7300美元震荡,不过相比一年前的4613美元而言,仍然录的58.24%涨幅。

相比之下,ETH显然没有这么好命。在1月13日触顶1424美元后,开始了自由落体式的下滑,虽然在5月初曾反弹至830美元一线,不过那也成为ETH最后的辉煌。从5月中旬开始,ETH开启了单边下行的漫长旅程,在365天价格跌落至290美元,甚至相比一年之前的366美元,下跌幅度达到21%。

ETH如此萎靡,那些寄生在ETH上的空气币更凄惨。归零者一大批,跌幅超过80%的数不胜数。冷冰冰的数字面前,再想做一场一夜暴富美梦的韭菜,却在梦想之后发现,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噩梦。

于是,造富效应催生出的狂热开始降温,只看盘面忽视项目的浮躁开始飘散。在8月中旬开始的行情分化中,价值投资的踪迹开始显现,那些注重落地场景应用的项目受到了市场的格外关注,在市场盘面方面也得到了正反馈,典型如涨幅超过50%IOTA和DASH。

天总会亮,梦总会醒。梦醒时分是阳光还是阴霾,早已由是努力、拼搏还是懒惰、贪图享乐决定。超级熊市洗礼后,狂热消逝、浮躁飘散,那些在空气币割韭菜时仍专注项目应用落地的金子开始发光,天助自助者,币圈不相信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