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着2000元的房,亏着20000块的币

房租日益上涨,灵魂四处漂泊。填不满的是欲海,攻不破的是心房。

谁都想成为镰刀,谁都不想成为代价。

没人知道房租能涨多高,一如无人能预测现在的熊市要持续多久。

我是一名北漂,也是一个币圈人。

见过都市的车水马龙,享受过币圈的纸醉金迷;幻想过挥金如土的快感,也懂得追涨杀跌的急躁;经历过房租的大涨,也见证了币圈的起伏众生相。

在虚拟和现实的交汇处,我存储了自己为数不多的美好。

为不断上涨的房租,更为我无人问津的财富。

房租2500,月薪7000,20000块钱全部买了EOS。

半夜十二点,月光照在路上,像是撒满了盐。

搬家的时候,小袁感觉自己很轻,像浮在这座城市里。又感觉自己很重,搬得走的是物什,搬不动的是压力,就那么沉甸甸地堵在心头。

虽说是乡下小伙子,小袁的野心其实大的很,有点野,瞳孔里都是憧憬,漆黑漆黑的,茸茸的,像夜鸟的翅膀和羽毛,扑棱棱就栖在了数字货币之上。

遵循“靠着死工资是无法发家致富”的信条,他每月都会拿出工资的百分之十到十五投资,几经沉浮,三年也算是存了小五万元。

身边朋友all in瑞波币十倍收益收手,观望了一个月,他拿出了两万块准备曲线救国,以14.8美元入手了eos。

但是,从6月9日20:30到6月11日07:00,34.5个小时内EOS从14.8美元一路下跌到了10.01美元。最大下跌幅度超过32%。特别是11日凌晨开始的一波急跌,空气都是冰凉的,把气管冻成两根冰柱子,生生杵在肺里。

eos还套着,房东打来电话,涨租700,“不租就赶紧搬,给你24小时,不行就换锁。”隔绝电话的寒冷,拖着箱子走在马路上,每一步都戈登戈登滚在心上,抬头,万家灯火,没有一盏灯是属于自己的。

房租500,月薪3000,不炒币

北京的地铁,是一个很大的情绪场,地铁里把人挤成薄薄的一片,挤出了各种各样的情绪,缠绕在空气里。

趁着暑假,洋洋来到首都,入职了某区块链公司,成为一名实习生,薪资一天一百。对区块链还是一知半解,觉得它有一种催人遐想的缠绵,也有一种令人屏息的冷酷。

十号线,一名妹子靠在男友旁,苦笑着说,“买也买不起,租也租不起,回山东算了。”

一旁的洋洋心里一紧,自己还没走入职场,但是已经和所有北漂一起,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房租暴涨。天通苑的群租房,厨房里的小床房,一天150,每天进了房子就像进了迷宫,七拐八拐才能找到回床的路。果然在大城市,就算不买币,也要被房租收割。

到了北京,遇到的第一个坎儿,不是找工作,而是房租。

曾经想来北京做个梦想家,如今梦没了,只剩想家。

月薪5万,梭哈买入FT,房租2万。

租了更好的房,只是为了让它更像家,但总有那样的时刻,裸露的线头,起皮的壁纸,或是别的什么,赤裸裸地告诉你,这不是家。

从小码农到产品经理,沈悦从兵荒马乱的合租房转移到望京的一个小二居,却发现,就算逃离了合租房,也一直困在资本收割的圈套里。

在房屋市场,资本出钱买枪,长租公寓出人打杀市场,把买不起扩大为租不起,完成从买到租的如意算盘。

在币圈,资本出钱画饼,交易所提供市场,把信仰转变为奢望,完美实现从零收割的流程。

资本看中的是接盘。中介在乎的是高价变现。房租和币价,如出一辙。一个北漂买单,一个韭菜买单,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币圈让我心凉,房租还要脱我衣服。”紧抱怀中的橘猫,也暖不过身子。中介又打电话涨房租, 2000。北漂多年,兜兜转转,却发现自己的奋斗不过是帮房东还了贷。

一些风险被隐藏了,一些预期给的太高了。横空出世的FCoin一时风头无两,FT14天暴涨98倍,又用9天震荡暴跌回峰值时的35%。

沈悦计划半路劫杀,等它重回高峰就买一套五环小二居,自以为抄了底,却被晾在了山顶上。8月28日早上11时50分,FCoin已停止来自中国大陆IP地址访问。想看看留个念想,竟也成了痴望。

北京给人梦想,也教人面对现实。再大的困难,能在厨房给自己煮碗面吃,就觉得还能走下去。

年入100万,比特币信仰者,有一套房子。

2015年大建看了本小说,里面提到比特币发家致富,他觉得这就是一直等待的机会,琢磨着可以进场。

研究了一个星期,把老家房子、车子卖了,全买了比特币。当时比特币1300人民币。身边的人都以为他疯了,但是当神秘的商业嗅觉渗透了整个灵魂时,人是无所顾忌的。

这些年,大建赚了钱,但总感觉差一股劲,就像斗地主,牌不错但没王炸,他现在的工作就是囤王炸。

大建住在四惠附近的单间,五脏俱全,也有一套小房子在海淀,租给了几个考研的学生。

几个月前房东打电话涨租,大建觉得无所谓,毕竟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资产增值。

不过他专门打电话给孩子们,告诉他们别担心,房租不涨,好好准备考试。他觉得,房租不应该成为压垮年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要房租不压顶,未来一定会找到属于他们的机会。

环境和眼界会改变一个人。我想要的不是一个亿,两个亿,而是10个亿,100个亿。

二级市场原本就是弱势行情,熊市中必然要上演血洗韭菜的好戏。囤币是最简单,也最难的玩法。

房租的涨等于币价的跌,币价的跌却换不回人心的良善。

明天只是今天的继续,明天承继着今天的委屈。

在耦合的财富面前,人们都被赋予了边缘试探的勇气,无关乎理性,无关乎未来。

只可惜一面是灯红酒绿,一面却是断币残垣。

我还是租着2000元的房,亏着20000块的币。


文/子雨、33

插画师/轩轩

文章声明:本文为火星财经专栏作者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立场。